硕士儿失踪8年 河南六旬老人写78封信寄托思念

来源:人民网 编辑:刘 欣2020-05-17 10:16:19
浏览

  消失的人|硕士儿失踪8年,河南六旬老人写78封信寄托思念

  “青儿,我们就你这一个儿子,你回来我们会加倍加倍对你好,咱家的门永远为你开着,尽快和家里联系吧。”日前,河南省信阳市居民杨奇峰告诉澎湃新闻(),他希望寻找到失踪8年的儿子杨青。

  杨奇峰告诉记者,儿子从小就特别聪明,成绩优异,十岁上中学,十六岁上大学,但是性格内向,不喜欢和别人交流,也没什么朋友。2010年杨青从陕西师范大学硕士毕业后,在泉州的一家公司上班,工作一年多时突然离职,回到家里在网上重新找工作却屡屡碰壁,2012年7月30日早上外出后至今杳无音讯。失踪的这年,杨青28岁。

  杨青失踪以后,给儿子写信就成了杨奇峰最大的寄托,他戴着老花眼镜每天吃力地发帖,恳请网友转载自己的寻子信件,“我太想联系上儿子了,每隔几天就往他的QQ邮箱发我写的信,写了两年吧,共78封信,我多希望能收到一封回复的信啊。”

 

  8年来,家人一直在寻找杨青的下落。他们先后辗转于河南、安徽、湖北、江苏等地打听消息,也曾联系媒体、在各个网站上发帖,但依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。

  杨奇峰告诉记者,每每想起儿子一人孤身在外,便心痛不已,“尽管困难重重,我从没想过放弃,我不怕吃苦,不怕累,我只怕找不到儿子啊!”

  沉默寡言的天才少年

  “日子虽然贫苦,但是儿子从小就特别聪慧,高考考上了武汉科技大学,后来又在陕西师范大学读硕士,他一直是我的骄傲。”杨奇峰欣慰地说。

  “我和妻子都是乡村教师,杨青儿时刚会说话便教会了他很多唐诗宋词和儿歌,四五岁时下象棋,就连我们学校的老师都不是他的对手,围棋是自学的,由于我们这儿也没人下围棋,他便一个人走了黑子走白子。”

  “杨青九岁时在全乡中小学演唱比赛得奖的照片,我们家一直保留着。他再大一点时,乒乓球、篮球也打得不错,最让我骄傲的是他的学习,升初中时,学校仅有5人考上重点初中,杨青就是其中唯一的男生,那年他才10岁,现在10岁上初中不算稀罕,那时在咱们县恐怕是独一无二的。”每每回忆杨青小时候,杨奇峰都无比骄傲。

  可是到考高中体育测试时,年纪偏小的杨青由于个子矮小力气不大,并没有获得好成绩。杨奇峰说,尽管儿子杨青被分到了普通班,但是他的成绩仍然名列前茅,第一学年的三次考试,分别排到了全校第八名、第四名、第二名,超过了两个实验班的很多学生。正因如此,学校直接把他挑到了最好的班级。

  杨奇峰告诉记者,杨青从小就比较内向,不太爱说话,朋友不多,也从没听他说过在学校跟哪个同学关系比较近。

  为了让儿子多一些朋友,在杨青上大学的时候,杨青的母亲多次提出,希望他邀请同学们到家里做客。杨青拗不过母亲,可惜邀请的男同学有事来不了。“意外的是,杨青又带来三个女生到我们家做客,住了一个星期,其中一个女孩就是杨青的女朋友,后来他俩同时考研究生,女孩没有考上便去深圳寻找工作,因为不在一个城市最后还是分手了。”杨奇峰无奈地说。

  “我还记得杨青硕士毕业的时候,他提前几天就回家了,我当时问他,你7月1日毕业就应该7月1号回来,怎么不和你的导师、同学在一起照张相,互相留个通信地址,以后找工作交流都很方便,当时他没有吭声。”杨奇峰说,“后来也没有看见他硕士毕业照,儿子只给他看了毕业证和学位证。”

  杨奇峰告诉记者,虽然儿子不爱说话,沉默寡言,但他是个特别节俭懂事的孩子。“送他去陕西师范大学读研时,上车前我的朋友带给他一盒饭,饭后儿子将那双深红色木筷擦得干干净净,用报纸包好装进了背包。这一幕,我至今记忆犹新。还有儿子上小学、初中时穿的衣服多是大人的旧衣服改的,后来他自己也总是买便宜的,没有买过一件上百元的衣服和鞋子。每次见到他回家脱在门前的破球鞋我们都很心酸,总是被他母亲悄悄扔掉。”

  杨青对自己很节俭,对别人却很大方。“有一次去泉州看他,儿子将我带去的茶叶和板栗分成两包,一点也不留,全部拿去分给了同事。”杨奇峰表示,儿子对别人挺慷慨,但其实自家也不富裕,奶奶、姥姥那时候看病吃药,家里买房还欠了好多账,这些都需要钱。

  离职找工作屡屡碰壁

  2010年杨青硕士毕业后在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一家公司上班,单位三面环山,南边是当地政府和集镇。自从上班以来,杨青就住在了单位的员工宿舍,由于路途遥远,工作繁忙,他一年都没回过家。

  “儿子孤寂吗?受排挤吗?他是一个从不说他人坏话,从不叫苦的人。儿子又长高了没有?是不是比以前壮了?自己买没买衣服?习不习惯南国的生活?工作累不累?和领导同事的关系处的如何?还是那么惜字如金吗?我下决心去看看他了。”杨奇峰在博客上默默地表达着对儿子的牵挂。

  “他性格内向,很少跟家里联系,我又在学校值班,也害怕影响杨青上班,就一直没有去看他。有一段时间给杨青打电话,总是不接或者说他还有事就匆匆挂掉,我们感觉到他可能有事瞒着我们。”杨奇峰说。

  果不其然,过些日子杨青便给父母打电话,说他辞工了。“我问他才工作一年多,为什么没有和家里商量一下,他说很忙不愿意跟我说。”杨奇峰回忆,2012年3月杨青离职回到家里,并没有马上开始找工作,而是玩了将近一个月。

  杨奇峰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“我对他说,你也不能总玩,工作怎么办?杨青说五一的时候能找到工作,让我们不要为他操心。”事实上,杨奇峰记得,当时儿子在网上投了一个月的简历,没有收到任何一家单位的应聘消息。

  杨青母亲看见儿子整天垂头丧气不说话,非常心疼,“他母亲和他讲找不到咱就先不找了,慢慢来,第二天我又继续开导他,告诉他没什么大不了的,希望他不要这么悲观,能够调整一下心态。”杨奇峰告诉记者,那天正是杨青失踪的前一天。

  “当天我们都教过的一个学生考上大学了,非要让我们过去,我不放心儿子就对我爱人说,要不你一个人去,我在家里陪儿子。爱人说人家已经邀请咱们很多次了,不好拒绝,都去吧。”杨奇峰回想起那天,“夜里儿子又独自出去了,他过去也经常不打招呼就夜里出门,有时候甚至几天都不回家,我们也没当回事儿,没找到他就没管他了。”

  “第二天清晨6点,儿子回来了,我们也没有多问,他母亲便去厨房给他做饭,杨青去浴室洗澡,后来他母亲发现儿子洗完澡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出去了,之后杨青再也没有回来,离家的时候也没有带走手机、身份证和钱。”